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偷天之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确认(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4:11

偷天之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确认(上)

但是,只是略微的扫了后边那些唯唯诺诺不敢上前、掉头走掉却又分明不甘心的怯懦狡猾的家伙一眼之后,谢宇撇了撇嘴

偷天之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确认(上)

,哼了一声,便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因为,他此时的心思,完全不在任何别的方面,就算是即将有可能面对一条成年的龙族这种跟自杀几乎没有什么分别的白痴任务,在他的心里,此刻也是完全的没有了原本的顾虑和担忧。

连号称天生战斗种族的强大龙族,谢宇都不放在心上了,更何况是区区几十只胆小畏缩的妖魅火狐呢

谢宇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面前抱着脑袋沉默不语的史莱克身上。

自从史莱克在半个时辰前,嘴里冒出那个又邋遢又酗酒又色的怪老头的名字居然叫甘道夫之后,谢宇的心里,便立刻被惊愕给满满的占据了。

甘道夫哪个甘道夫总不会是自己那个出去找人打架,然后极为不靠谱的消失了一年多的便宜师傅吧

虽然说世上重名的人不少,而且谢宇由最初的惊愕无比冷静下来之后,也一度觉得肯定是重名。

但是后来,又不断的挠着头在脑海里仔细的思索了片刻之后,谢宇无奈的发现,史莱克口中的那个怪老头儿,是自己那个老不正经的师傅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因为,无论是邋遢肮脏,还是嗜酒如命,还是为老不尊,能把这些不怎么好听的形容词,都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的话,那这种人就实在是不多见了。

所以,随着谢宇的回忆,他越来越笃定的认为史莱克口中的那个讨厌怪老头,极有可能就是自己那个没正行的师傅

“阿史嗯,大哥你确定那个怪老头的名字叫做甘道夫”

谢宇转回了目光,眯起了眼睛看着愁眉苦脸的史莱克问道,语气里带着狐疑和质问,显然还是不愿意相信。

“小子别再问这个问题了,你不知道问了多少遍了翻来覆去的问,你自己难道不觉得烦吗”史莱克叹息一声,咧开大嘴不住的苦笑,丑脸是满是无奈。

“嗯你们见面是你小时候,也就是你五岁的时候上街去玩耍,从你家铁匠铺偷拿了钱出来跑出来买鸡吃,然后你刚买好了一只鸡,高高兴兴的一边啃着一边往家走,然后却被墙角的一个老乞丐看见了,一把夺了过去然后你们就认识了,对吧是这样吗你刚才就是这么说的吧“

“对啊对啊对啊小子你有完没完大哥还能骗你不成大哥一直是个很诚实的人,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骗人“

对面小法师半信半疑的眼神,显然让史莱克感觉到了屈辱,狠狠一拍大腿,语气也非常不满,声调自然也就提高了几分:

”那天那个老家伙倚在破墙根儿上,浑身乞丐打扮,破破烂烂,脏的都看不出长什么样来了,头发也又乱又长妈的本来大哥看他可怜的很,买完鸡之后兜里还剩下几个铜板,想给他然后让他去买点麦饼充充饥,别给饿死了没想到那老家伙根本看也不看,直接就从大哥的手里抢鸡吃呸,太没有礼貌了“

“嗯还有小子,你我发现你小子说话老是那么难听什么叫偷了铁匠铺的钱铁匠铺本来就是我家的我自己从自己家里拿钱,能叫偷吗得叫拿“

史莱克愤愤的又重复了一边跟那个怪老头认识的经过,看着小法师嘴里嘀嘀咕咕的,眼睛不断的眨了又眨,眼神也四处乱瞄,不知在想些什么,却是半晌没来再问自己问题,以为这絮叨的小子终于问的累了,不再来烦自己了,正心里高兴不已的时候,却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来,板起脸对着陷入沉思的小法师狠狠的纠正道。

“哼哼不叫偷的话,那你老爹呃,咱老爹后来干嘛打你你当时才五岁就知道偷家里的钱出去买鸡你太早熟了“谢宇的沉思被打断,抬起头来斜了粗胚一眼,口中淡淡道。

“嗯那个老爹打我是因为因为我从家里拿的钱多了,买鸡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钱嗯,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根本不是偷不偷的事拿别人家的钱才能叫偷拿自己家的钱就得叫拿“史莱克挠了一会儿脑袋之后,又瞪大了黄豆眼理直气壮道。

“好好好不叫偷真能胡搅蛮缠“

谢宇此时的心情着实的有些乱糟糟,也无心跟这个不会数数的文盲再来掰扯这些字眼儿上的东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停止了这场毫无意义的争论之后,却又叹了一口气,捏着下巴开始翻起了白眼:”唔不过,从小孩手里抢鸡吃倒也确实像是那个老家伙能够做的出来的事情唉无耻啊“

“是啊是啊太无耻了身为一个大人怎么能跟小孩子抢东西呢奶奶的那一整只香喷喷的鸡,大哥却只来得及啃了一只鸡腿,就被那老怪物全抢去了“

“哼哼无耻就是那个老家伙的风格之一啊“谢宇苦笑了几声,吧唧了两下嘴巴又道:”刚才你还说那个老家伙吃完你的鸡嗯,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呃他抢走你买的鸡,像几天没吃饭一样的吃完了以后,又摸你了是不浑身上下把你摸了一个遍,然后就非要腆着老脸跟你回家是不“

“小子不要再提这种丢人的事情了你是我小弟我才告诉你,但你千万不要再跟任何人说,特别是妮可小姐,如果让她知道我曾经被一个男人摸遍了全身那大哥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吗趁早就找条绳子上吊自杀算了“史莱克的脸色又涨成了紫黑,恶狠狠的对着小法师警告道。

“那绳子要粗一些了嗯,最好还是用铁链吧,绳子恐怕承受不住“

“小子你嘴里又在嘟囔什么“

“哦没什么,我是说放心吧你的妮可小姐肯定不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

“那倒也是妮可小姐那么高贵又有气质的人,就像女神降临到了人间一样,想来也不会对男人摸男人这么恶心的东西有兴趣嘿嘿,呵呵呃,但是那也不能让她知道绝对不能记住了吗小子“粗胚一秒又变了花痴,扭头看着在斑纹刀螂尾部打瞌睡的女神,咧开大嘴傻笑了一会儿,然后却又板起脸来,回头对着小法师狠狠的警告道。

“让我说小爷也懒的去说,没那闲工夫“

谢宇撇了撇嘴:”后来那个老家伙,死皮赖脸的跟着你去了你家里之后,当真没有教你任何东西,就是每隔几个月往你的身上扎那种又粗又长的针,扎了几年之后然后那老家伙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淮安哪家性病医院好
普洱治疗睾丸炎医院
营口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的费用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