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天命武圣第十七章背叛与阴谋

发布时间:2020-01-25 02:39:58

天命武圣 第十七章 背叛与阴谋

阴暗的石窟中,启扬与司羊对视而立,杀气弥漫开来,如同狂涛骇浪,席卷四周。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可惜都死了,你……还没有这个能力。”启扬面无表情,看着司羊沉声道,眼中骤然迸射出惊人的战意,命元流转于周身,银色灵气缠绕,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峥嵘。

“那就来看看吧。”司羊狰狞一笑,他自信就算是韩杰那家伙与他一战都讨不了多少好处,更何况是眼前这个看气势还不如韩杰的混蛋小子?

铁魂棱!

司羊低喝一声,登时数道流光骤然从他手中挥出,携带着冰冷的杀气,朝启扬杀来,那一道道流光,却是一把把用命元凝聚而成的铁镖,其硬度绝不下于百炼精钢。

弧光刃!

启扬眼睛一眯,身形微微晃动,避过这几道铁镖,同时右手猛一甩出一道弧形光刃,以迅雷之速飞射向司羊。

双脚在地上蹬蹬蹬退后几步,司羊一个铁板桥躲过这道光刃,额头已是冒出少许冷汗,心道:这小子的招数怎么这么凌厉,那弧形光刃的威力绝对不输于我的铁魂棱。

不过启扬实力再强,看在司羊眼里也不过是一盘菜,他双手合拢,而后高举过头顶,顺势一个劈斩,双掌之间竟是爆发出一道锋利刀刃,隐隐有烈风呼啸,直直斩向启扬,刀刃所经之地,却是在地上都留下了一道不浅的划痕。

司羊已经忍不住要看看启扬被自己这一斩给劈成两半的场景了,这招烈风斩可是人品高阶命术,单论威力,恐怕已经不亚于一些普通的地品命术了,是司羊压箱底的招数,一经使出,无人能敌。

不过这一招对启扬显然没有什么卵用,他左手一招,那道巍峨山岳顿时飞出,挡在烈风斩的去路上,只听着一阵刺耳喧嚣的摩擦声,那道烈风斩最终还是无法突破山岳印的阻拦,力量耗尽,消散而去。

司羊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天杀的,自己的绝招竟然被这小子给轻易挡下了,那道山岳印法莫非是地品命术?!

司羊惊叹,但启扬也很是震惊,他看着山岳印上那道恐怖的裂痕,皱了皱眉,面色有些暗沉,看来不能小瞧了这些修为比自己弱的人,他们身上的底牌,可能有些还不比自己差,自己得收收这小觑之心了。

“竟然拥有着地品命术,小子,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这应该就是你的底牌吧,”司羊面色铁青,冷声道:“不过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那你就真的得给我死去吧!”

司羊右手一翻,一根短棒突然出现在他手上,短棒不过手臂长短,一手即可合握,上面盘刻着游龙浮雕,散发出淡淡的威势。

“灵器?!”启扬面露警惕,看着那根短棒。

修炼者的实力的基础是他们所修炼的命术命法,但还有两样东西却也是提升实力的利器,一为丹药,二为灵器,一枚好的丹药可以给修炼者提供灵气或是在一定时间内提升某一方面的能力,很是便利。

而灵器却是可以大幅度增强修炼者杀伤力的辅助品,有一把好的灵器在手,越级斩杀不在话下,只是丹药和灵器价格都极为昂贵,不是那些小宗门世家可以供应给所有弟子的,像司羊这个铁岭门门主之徒,却只有一把人品低阶灵器就知道这东西的贵重了。

司羊手中的短棒名为龙纹棍,是他前来探秘命门墓穴之前,他的师尊,铁岭门门主交予他的,有了这件灵器在手,司羊的实力至少可以提高三成,就连一些命痕八层的修炼者他都敢一战。

“小子,受死吧!”司羊飞身跃起,手中龙纹棍当头砸下,气势惊人,一棍下去,竟是连四周的空气都停滞了少许。

启扬右脚猛一蹬地,身形顿时后退数米,闪过司羊这一击。

短棒着地,只听着轰的一声,那启扬原先站立着的地方竟被这一击砸出了一个浅坑,一击之力,威力如斯,甚是可怕。

不过启扬目光中倒是自信满满,他已经判断出这种等级的灵器对自己有多大威胁了,这一战……他没有什么好怕的。

“能躲过我一击算你好运气,我到要看看你能不能再躲过去!”司羊怪笑两声,全然不知道自己被启扬当猴耍,双手握着短棍,胡乱劈打着冲向启扬,看这样倒像是要把启扬砸成肉泥。

启扬不退反进,身子欺身而上,眨眼便到了司羊身旁,右手一推,司羊当即身形不稳,差点摔倒在地,而此时,启扬左手一挥,山岳印迎头砸下,气浪滚滚,极为强势。

司羊目疵欲裂,嗷嗷怪叫的挥舞着短棒想要抵挡住这一击,命元猛然爆发而出,汇聚成金属色的浪潮,但却在与山岳印相撞的那一刹那就崩溃了,司羊一口鲜血吐出,手中短棒被击飞出去,身形瘫在地上。

“真是厉害啊。”启扬看着那慢慢消失的山岳印,感叹道,那最后一击可是可以与命轮境界强者相抗衡的啊,没想到竟是被司羊挡了下来,虽然身受重伤,离死亡也不远了,不过他要是知道这件事,是会开心呢,还是会后悔呢?后悔自己没有眼见,惹了一位强者。

“啊……啊。”司羊张着嘴,鲜血却突突的冒出来,让他的声音变得模糊,他的脑海中响起了韩杰当时对自己说的话。

“要是别人干这事我也懒得去管,不过既然是你司羊的话,我觉得我还是管管得好,免得你惹了什么强敌都还傻兮兮的,我这可是为你好啊。”

自己太傻了,真的太傻了,司羊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自己瞎了眼竟然来对付启扬,他感受出来了,那最后的一击绝对是远超命痕境界的攻击,自己嫌活腻了,竟然敢挑衅他。

不过这应该是他最后的一个念头了,因为下一秒,一块散发着银色灵光的断剑残片就将他斩成了两半,上半身骨碌碌的在地上转了转,最后与姚齐的目光撞在一起。

“对于你这种人,我觉得死无全尸很适合你。”启扬淡淡的说道,他看着姚齐早已冰冷的尸体,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他仿佛在那双死不瞑目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的解脱和兴奋。

不去再管那两个家伙的尸体了,启扬走上前,将两人的空冥灵器取下,顺便捡起了掉落在地龙纹棍,短棒入手似乎没有丝毫重量,极其轻巧,但威力可是不俗。

“总算有一件灵器可以用了。”启扬笑了笑,他之前可是看了看鬼枭和石岳的空冥灵器,但里面却没有几件自己喜欢用的灵器,而且大多数都比眼前这件龙纹棍要差不少,毕竟两人一个是独行游侠,一个只是半山城一个家族的老祖,能有灵器就不错了。

将龙纹棍放入空冥戒中,再把阴灵果摘下来,启扬就找了一条通道,离开了石窟。

此时,墓穴之外,一道身影忽然出现。

那是一名满脸皱纹的佝偻老者,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双手指甲极长,全是鲜红的颜色,眼中露出犹如饿狼般的嗜血目光,干瘦如材的身体,却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阵不可敌的气息,那是……命轮境界的气息。

“吼啊。”老者口中响起野兽般的嘶吼,突然扑到那些各宗弟子的尸体上,拼命啃食了起来,慢慢的,他的身体变得挺拔,气息开始恢复,但眼中的煞气却更为浓烈了。

“入侵者……杀!”他如同一只灵,缓缓飘进了墓穴之中,那些在墓穴中四处寻宝的少年少女们不知道,一名无法抵抗的敌人,正在向他们靠近。

……

走了有一段时间了,启扬终于又来到了一处石窟,不过除了他,还有人比他先到。

石窟中,韩杰三人看着不远处石台上漂浮着的那枚圆球,眼中都透露出了激动的神情,这东西才是他们来到命门墓穴的首要目标。

“原来是他们啊。”启扬刚想上前打个招呼,但旋即眼中精光一闪,看了看另一个角落,沉思了一下,又把身子隐藏到了一块凸起的岩石后面。

“韩杰哥,那就是寒炎鸢鸟的精血吗?”宁燕看着那不过拳头大小的血色圆球,美眸中露出了兴奋的光彩。

“地图上指示的地方就是这里,那应该没错了,”韩杰松了口气,有了这东西,自己命门墓穴一行也算大有收获了,“这一滴精血足够我们三个人分了,到时候炼化了这精血中的灵气,我们都能突破到命痕后期了。”

听着韩杰的话,宁燕眼中光芒更盛,而一旁的岳冲却是一言不发,看着宁燕的眼中有着一丝的残忍。

“我去把寒炎鸢鸟的精血取下来,你们盯好四周,小心有别人来。”韩杰说着,就要登上石台。

“啊!”但下一刻,韩杰身后就传来了宁燕痛苦的惨叫声。

“宁燕!”韩杰立即转过身去,只看到宁燕捂着腹部,在地上不断挣扎,鲜血弥漫开来,像是一朵绽放的玫瑰,而宁燕的身边,那长相憨厚的岳冲手中拿着一把刀,刀上有血珠缓缓流下。

“岳冲!你在做什么!”韩杰赶忙冲了去,把宁燕抱在怀里,不过失血过多的她,已然香消玉殒了。

启扬看着这一幕,眼中冒出两道寒芒。

“抱歉了韩哥,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岳冲沉声说道,不过看他的样子,哪有半分惭愧抱歉的影子。

“不得已而为之?什么意思?!“韩杰把宁燕的尸体轻轻放置在一旁,从自己的空冥灵器中取出了一把长枪,面露警惕的看着岳冲。

“意思就是,他现在是我的手下,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一道带着嘲讽语气的声音响起,又是三道身影缓步走来,这三人启扬见过,正是墓穴门外看见的阴魔宗三人。

第二〇一医院怎么样
宁陵县人民医院
常德治疗阴道炎方法
上海治疗阳痿医院
临沂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