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发布时间:2019-10-13 02:03:12

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广州海关“猎鹰”缉毒行动背后的故事

近年来,受巨额利润的驱使,国际贩毒集团相继开辟多条通道,将“金新月”等地区的毒品不断地向我国走私、渗透。在贩毒团伙看来,人体是最隐蔽的带毒工具,由此“人体藏毒”走私应运而生。广州海关自从2006查获海关首起人体藏毒案后,便展开了持续至今以打击人体藏毒为代表的“猎鹰”行动,查获人体藏毒走私案件281宗,缴获各类走私毒品204公斤。那么,人体藏毒者是如何吞下毒品,又如何排出的?

法制蔡岩红

两道高大的铁栅栏隔断了与外界唯一的通道。走廊里,几台风扇在房顶呼呼地旋转,尽管装有铁栏门窗的外层玻璃已全部打开,但楼道内仍弥漫着汗臭及来苏水的味道。走廊里,不时可以看见带着手铐脚镣的病人被押送着跟随医护人员进出检查治疗。这里是广州市某医院特殊病区。而广州海关缉私局所查获的人体藏毒嫌疑犯就在此被监护排毒。

近日,法制走进了这个神秘地方一探究竟。

“我现在很难受,混身都不舒服,你们让我出去吧,我家里还有一个孩子没人管……”梳着满头小辫,胖胖的一位非洲籍妇女见到缉私警察丁锐走到监室门口,不停地哭诉着。“你那里不舒服,要不要给你叫医生……”丁锐用英语询问着。

这是一间大约12平方米的长方形房间,二张床纵向排开,一张床空着。房间内有半截石灰墙隔出的一个厕所和一个洗手池。

“她叫欧维诺,5月23日在白云机场涉嫌体内藏毒被抓获,刚刚排完毒,今天准备送到看守所。”丁锐告诉。

在距排毒室相隔不远,就是广州海关缉私警监护排毒的值班室。宽3米长不足5米,一个上下铺,两张办公桌,两台电脑,一个文件柜,一个装杂物的立柜,立柜上面放着已吃了半箱的方便面。

在办公桌上,看到一个“人体藏毒嫌疑人处置情况表”。欧维诺几天的排毒过程都有着详细记录:欧维诺5月23日凌晨3点来到这个监护排毒室,一小时后排出14粒毒丸,6:00排出1粒,8:10分排出4粒,13:02分排出4粒,17:24分排出4粒,18:07分排出5粒,20:36分排出5粒……,这样的排毒过程一直持续到5月25日,欧维诺共排出毒丸71粒共818克。

也许这些时间、数字看似平常,但如果常人在吃饭前后看一个人排便、从粪便中捡出毒丸,感受可想而知。发现,欧维诺的排毒时间几乎都是在每天的“饭点”。

而在这里监护排毒的缉私警察,就是将人体藏毒者排毒的全过程现场录相,随后还要清洗毒丸、清点数量、称重、记录。监护一次排毒,至少要在臭气熏天的环境里工作大半个小时。

“在现场录相时,我都不敢用鼻子吸气,气味太恶心了,现在想起来都吃不下饭。”陪同采访、前不久刚刚在排毒监护室值过班的缉私警郑志鹏说。

“在广州海关缉私局,监护排毒工作不是一二个人的事情,而是全局的工作。缉私局凡正科级以下包括正科,男50岁以下,女45岁以下的缉私警察,不论那个科室都要参加监护排毒轮班工作。算下来,参与排毒监护的缉私警察有近100人。”广州海关缉私局侦查二处副处长饶纪勇向介绍说。

据介绍,一般每个人体藏毒者平均要吞食2斤重的海洛因毒丸,最多的甚至重达近4斤。这些经专业包装的海洛因呈橄榄状椭圆型,每颗重7克至15克不等,比大拇指还要大,如同石头般坚硬。藏毒者吞食毒品时,少则五六小时,多则十几小时。还有人将海洛因包装成长条形,直接从肛门塞入体内。有人因为憋不住在长途飞行中便将毒品排出

,为了不被发现,他们或是将毒品冲进马桶,或是重新吞食下肚。

据了解,广州海关从2006年9月开展以打击人体藏毒为代表的“猎鹰”专项行动至今,已查获人体藏毒走私案件281宗,缴获各类走私毒品共计204173.2克,是全国海关查获人体藏毒案最多的海关。

“值班还是小事,监护排毒期间经常还会遇到突发事件。”广州海关缉私局侦查二处副科长雷麟告诉。

2010年8月12日深夜,雷麟正疲惫地开着车从医院返回缉私局准备休息。之前他刚对一名在广州白云机场入境时被查获涉嫌体内藏毒的巴基斯坦籍男子阿沙尔.阿里进行完审讯,并安排好医院监护工作。

雷麟家住佛山,距离广州三十多公里。按说距离不算远,但因为经常会遇到紧急情况要加班,所以雷麟这些年基本上都是每周一一早从佛山赶到广州上班,到星期五才回家。如果碰到案情紧急

,有时要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走在半路,雷麟突然铃声大作,他扫了一眼,是医院监护组打来的。“阿里出现昏迷,尿检吗啡呈阳性反应,有可能体内毒丸出现破裂、毒品已经渗漏,嫌疑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医院建议立即手术取出毒丸,否则生命难保……”监护组同事急促地告之雷麟。

雷麟立即调转车头,一面向领导汇报,一面返回医院。“要全力抢救嫌疑人的生命,同时要做好案件证据收集固定工作。”雷麟很快接到了缉私局领导的指示。

雷麟赶到医院时,嫌疑人阿里已昏迷不醒。“赶紧抢救!”雷麟一边嘱咐医生,一边迅速拿上摄像机同病人一起进入了手术室。此时已是8月13日凌晨1点。

无影灯、手术刀、腹部肉翻开、鲜红的血液涌出、肠、胃尽收眼底……第一次走进手术室,且是观看着手术全过程,雷麟强忍着一阵阵往上翻的恶心,3个多小时,他手举摄像机一直坚持拍完医生从嫌疑人体内取出108粒毒丸。嫌疑人的生命保住了,雷麟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此时已是凌晨4点多钟。

“监护排毒工作不仅环境恶劣,遇上节假日也要搭上。最长的一次历时21天。”雷麟回忆说。

2010年2月12日,一名坦桑尼亚籍嫌疑人乌代在广州白云机场涉嫌体内藏毒被海关现场查获,后送进医院由缉私警监控排毒。当时已是腊月二十九春节将至,监护小组的12名缉私警,不得不放弃春节假期执行监护排毒任务。

“监护过程中,嫌疑人刚开始时排毒速度还比较快,1周排出了90多粒毒品,但由于嫌疑人本身体质原因,加上当时正值冬天,气温较低、嫌疑人不愿活动身体,又不习惯中国的饮食,因此最后的几粒毒品排出很慢,尤其是最后一粒排了1个星期。”雷麟记忆犹新。

为加快嫌疑人排毒进程,缉私警还买来香蕉等有滑肠通便效果的水果给嫌疑人吃,定时要求嫌疑人在病房做适量活动,与医院联系提供适合嫌疑人口味的食物等等。经过21天的监护,犯罪嫌疑人乌代排空了体内全部毒品,共100粒。整个监护从2010年2月12日开始至3月4日结束,跨越整个春节。[1][2][3][4][5]下一页尾页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广州海关“猎鹰”缉毒行动背后的故事

除了休息时间没有保障,监护排毒工作还要面临很多潜在风险。在监护排毒的嫌疑人里面,常有患艾滋病、肺结核等恶性传染病者,而在执行监护任务过程中,接触他们体液的几率非常高,潜在的危险时时存在。

2012年12月1日深夜,一名乌干达籍中年人在广州海关旅检现场被怀疑体内藏毒,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此时,正赶上侦查二科缉私警丁锐值班。“我把医院正趴在桌上打盹的值班护士叫醒,经过检查,确认此人体内藏毒无疑”丁锐说。

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口供,以免“夜长梦多”,丁锐连夜对嫌疑人进行了讯问。面对缉私警的提问,嫌疑人似乎不相信吞进身体里的东西会被发现,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和丁锐绕圈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被人用药迷晕之后吞了‘东西’进去,不知道吞的是什么。”嫌疑人低着头小声嘟哝着。为了听清嫌疑人的口供,丁锐拉了拉凳子,凑近了与他交流。而嫌疑人蚊子般的声音,让丁锐不得不探过身,几乎脸对脸地听嫌犯讲话。第一次讯问结束后,嫌犯并不承认自己吞了毒品。

丁锐心想,“等‘东西’出来看你还怎么狡辩”。

果然,在几天之后,嫌犯排出体内毒品,面对缉私警的再次讯问,他已无力辩驳,承认了自己吞入毒品并走私入境行为。

然而,此时医生告诉丁锐一个消息,这个毒贩患有严重的浸润性肺结核,正处于发病期,而且传染性极强。想起这两天与嫌犯如此“亲密”的接触,丁锐顿时冒出一身冷汗。与丁锐一同办案的年轻女同事一听这个消息,顺手抓起一个口罩戴上。“现在戴口罩也没用了,看看过几天会不会咳嗽吧。”丁锐安慰且自嘲地说。好在没被传染,只是一场虚惊。

“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问丁锐,“不是不怕,而是只能选择勇敢面对。”

“你们肯定搞错了,我没有体内藏毒,让我走!”尖锐的女声一直在审讯室内歇斯底里地乱叫,房间里弥漫着廉价刺鼻的古龙香水味和浓郁的体味。这些都是南非籍女嫌疑人华沙“制造”出来的。

坐在华沙对面的是女缉私警——何蕾。何蕾很快就让嫌疑人平复了情绪,并运用娴熟的审讯技巧令其承认了体内藏毒的事实。通过嫌疑人异常的举止,何蕾还察觉到嫌疑人利用了下体藏毒,随即将嫌疑人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确认并取出了藏在嫌疑人下体的多粒毒品。

“没想到后来医院检查出华沙患有艾滋病。”充满阳光、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何蕾此时淡淡地告诉。何蕾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走私毒品嫌疑人,不是审讯,就是控制下交付,或者是监护排毒。她接触的走私毒品嫌疑人中有艾滋病、肺结核、淋病、梅毒等高危传染病患者。有的时候还要照顾一些特殊人的起居。有一次一名人体藏毒孕妇情绪极不稳定,何蕾一遍遍用英语耐心细致地做好说服解释工作,并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尽量满足她调换病房、喝牛奶、吃水果的特殊要求。

“夏天的时候特别恶心,味道极其难闻,还要看着别人在你面前排便;冬天就更磨人了,嫌疑人往往一个晚上排毒5、6次,刚躺下把脚捂暖,那边排便的铃声又响了,又冷又困,根本无法睡觉。”说起监控人体工作,何蕾直言不讳。

何蕾是家中的独生女,大学是英语和经济贸易专业,兼具南方女孩的贤惠和北方女孩的爽直性格,一直是科内的“开心果”。“记得刚开始办案的时候,我对于侦查、审讯、监护排毒简直是一头雾水。”如今何蕾已成长为缉毒战线的一名优秀侦查员。2009年-2012年间,何蕾三次获得广州海关三等功奖励。

可这么好的姑娘至今还一直单身。“其实我身边也有过追我的挺不错的男生,”何蕾笑着说,“可是当约会的时候经常接到加班,让男生独守空桌,不久人家就吃不消了......”,“或许整天跟罪犯打交道,自己有时也会表现出有点强势。”何蕾似乎在检讨着自己。不过,了解到,何蕾现有身边已有了白马王子。“他很善解人意”何蕾甜蜜地笑着说。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广州海关“猎鹰”缉毒行动背后的故事

除了休息时间没有保障,监护排毒工作还要面临很多潜在风险。在监护排毒的嫌疑人里面,常有患艾滋病、肺结核等恶性传染病者,而在执行监护任务过程中,接触他们体液的几率非常高,潜在的危险时时存在。

2012年12月1日深夜,一名乌干达籍中年人在广州海关旅检现场被怀疑体内藏毒,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此时,正赶上侦查二科缉私警丁锐值班。“我把医院正趴在桌上打盹的值班护士叫醒,经过检查,确认此人体内藏毒无疑”丁锐说。

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口供,以免“夜长梦多”,丁锐连夜对嫌疑人进行了讯问。面对缉私警的提问,嫌疑人似乎不相信吞进身体里的东西会被发现,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和丁锐绕圈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被人用药迷晕之后吞了‘东西’进去,不知道吞的是什么。”嫌疑人低着头小声嘟哝着。为了听清嫌疑人的口供,丁锐拉了拉凳子,凑近了与他交流。而嫌疑人蚊子般的声音,让丁锐不得不探过身,几乎脸对脸地听嫌犯讲话。第一次讯问结束后,嫌犯并不承认自己吞了毒品。

丁锐心想,“等‘东西’出来看你还怎么狡辩”。

果然,在几天之后,嫌犯排出体内毒品,面对缉私警的再次讯问,他已无力辩驳,承认了自己吞入毒品并走私入境行为。

然而,此时医生告诉丁锐一个消息,这个毒贩患有严重的浸润性肺结核,正处于发病期,而且传染性极强。想起这两天与嫌犯如此“亲密”的接触,丁锐顿时冒出一身冷汗。与丁锐一同办案的年轻女同事一听这个消息,顺手抓起一个口罩戴上。“现在戴口罩也没用了,看看过几天会不会咳嗽吧。”丁锐安慰且自嘲地说。好在没被传染,只是一场虚惊。

“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问丁锐,“不是不怕,而是只能选择勇敢面对。”

“你们肯定搞错了,我没有体内藏毒,让我走!”尖锐的女声一直在审讯室内歇斯底里地乱叫,房间里弥漫着廉价刺鼻的古龙香水味和浓郁的体味。这些都是南非籍女嫌疑人华沙“制造”出来的。

坐在华沙对面的是女缉私警——何蕾。何蕾很快就让嫌疑人平复了情绪,并运用娴熟的审讯技巧令其承认了体内藏毒的事实。通过嫌疑人异常的举止,何蕾还察觉到嫌疑人利用了下体藏毒,随即将嫌疑人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确认并取出了藏在嫌疑人下体的多粒毒品。

“没想到后来医院检查出华沙患有艾滋病。”充满阳光、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何蕾此时淡淡地告诉。何蕾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走私毒品嫌疑人,不是审讯,就是控制下交付,或者是监护排毒。她接触的走私毒品嫌疑人中有艾滋病、肺结核、淋病、梅毒等高危传染病患者。有的时候还要照顾一些特殊人的起居。有一次一名人体藏毒孕妇情绪极不稳定,何蕾一遍遍用英语耐心细致地做好说服解释工作,并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尽量满足她调换病房、喝牛奶、吃水果的特殊要求。

“夏天的时候特别恶心,味道极其难闻,还要看着别人在你面前排便;冬天就更磨人了,嫌疑人往往一个晚上排毒5、6次,刚躺下把脚捂暖,那边排便的铃声又响了,又冷又困,根本无法睡觉。”说起监控人体工作,何蕾直言不讳。

何蕾是家中的独生女,大学是英语和经济贸易专业,兼具南方女孩的贤惠和北方女孩的爽直性格,一直是科内的“开心果”。“记得刚开始办案的时候,我对于侦查、审讯、监护排毒简直是一头雾水。”如今何蕾已成长为缉毒战线的一名优秀侦查员。2009年-2012年间,何蕾三次获得广州海关三等功奖励。

可这么好的姑娘至今还一直单身。“其实我身边也有过追我的挺不错的男生,”何蕾笑着说,“可是当约会的时候经常接到加班,让男生独守空桌,不久人家就吃不消了......”,“或许整天跟罪犯打交道,自己有时也会表现出有点强势。”何蕾似乎在检讨着自己。不过,了解到,何蕾现有身边已有了白马王子。“他很善解人意”何蕾甜蜜地笑着说。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广州海关“猎鹰”缉毒行动背后的故事

除了休息时间没有保障,监护排毒工作还要面临很多潜在风险。在监护排毒的嫌疑人里面,常有患艾滋病、肺结核等恶性传染病者,而在执行监护任务过程中,接触他们体液的几率非常高,潜在的危险时时存在。

2012年12月1日深夜,一名乌干达籍中年人在广州海关旅检现场被怀疑体内藏毒,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此时,正赶上侦查二科缉私警丁锐值班。“我把医院正趴在桌上打盹的值班护士叫醒,经过检查,确认此人体内藏毒无疑”丁锐说。

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口供,以免“夜长梦多”,丁锐连夜对嫌疑人进行了讯问。面对缉私警的提问,嫌疑人似乎不相信吞进身体里的东西会被发现,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和丁锐绕圈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被人用药迷晕之后吞了‘东西’进去,不知道吞的是什么。”嫌疑人低着头小声嘟哝着。为了听清嫌疑人的口供,丁锐拉了拉凳子,凑近了与他交流。而嫌疑人蚊子般的声音,让丁锐不得不探过身,几乎脸对脸地听嫌犯讲话。第一次讯问结束后,嫌犯并不承认自己吞了毒品。

丁锐心想,“等‘东西’出来看你还怎么狡辩”。

果然,在几天之后,嫌犯排出体内毒品,面对缉私警的再次讯问,他已无力辩驳,承认了自己吞入毒品并走私入境行为

然而,此时医生告诉丁锐一个消息,这个毒贩患有严重的浸润性肺结核,正处于发病期,而且传染性极强。想起这两天与嫌犯如此“亲密”的接触,丁锐顿时冒出一身冷汗。与丁锐一同办案的年轻女同事一听这个消息,顺手抓起一个口罩戴上。“现在戴口罩也没用了,看看过几天会不会咳嗽吧。”丁锐安慰且自嘲地说。好在没被传染,只是一场虚惊。

“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问丁锐,“不是不怕,而是只能选择勇敢面对

。”

“你们肯定搞错了,我没有体内藏毒,让我走!”尖锐的女声一直在审讯室内歇斯底里地乱叫,房间里弥漫着廉价刺鼻的古龙香水味和浓郁的体味。这些都是南非籍女嫌疑人华沙“制造”出来的。

坐在华沙对面的是女缉私警——何蕾。何蕾很快就让嫌疑人平复了情绪,并运用娴熟的审讯技巧令其承认了体内藏毒的事实。通过嫌疑人异常的举止,何蕾还察觉到嫌疑人利用了下体藏毒,随即将嫌疑人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确认并取出了藏在嫌疑人下体的多粒毒品。

“没想到后来医院检查出华沙患有艾滋病。”充满阳光、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何蕾此时淡淡地告诉。何蕾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走私毒品嫌疑人,不是审讯,就是控制下交付,或者是监护排毒。她接触的走私毒品嫌疑人中有艾滋病、肺结核、淋病、梅毒等高危传染病患者。有的时候还要照顾一些特殊人的起居。有一次一名人体藏毒孕妇情绪极不稳定,何蕾一遍遍用英语耐心细致地做好说服解释工作,并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尽量满足她调换病房、喝牛奶、吃水果的特殊要求。

“夏天的时候特别恶心,味道极其难闻,还要看着别人在你面前排便;冬天就更磨人了,嫌疑人往往一个晚上排毒5、6次,刚躺下把脚捂暖,那边排便的铃声又响了,又冷又困,根本无法睡觉。”说起监控人体工作,何蕾直言不讳。

何蕾是家中的独生女,大学是英语和经济贸易专业,兼具南方女孩的贤惠和北方女孩的爽直性格,一直是科内的“开心果”。“记得刚开始办案的时候,我对于侦查、审讯、监护排毒简直是一头雾水。”如今何蕾已成长为缉毒战线的一名优秀侦查员。2009年-2012年间,何蕾三次获得广州海关三等功奖励。

可这么好的姑娘至今还一直单身。“其实我身边也有过追我的挺不错的男生,”何蕾笑着说,“可是当约会的时候经常接到加班,让男生独守空桌,不久人家就吃不消了......”,“或许整天跟罪犯打交道,自己有时也会表现出有点强势。”何蕾似乎在检讨着自己。不过,了解到,何蕾现有身边已有了白马王子。“他很善解人意”何蕾甜蜜地笑着说。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广州海关“猎鹰”缉毒行动背后的故事

除了休息时间没有保障,监护排毒工作还要面临很多潜在风险。在监护排毒的嫌疑人里面,常有患艾滋病、肺结核等恶性传染病者,而在执行监护任务过程中,接触他们体液的几率非常高,潜在的危险时时存在。

2012年12月1日深夜,一名乌干达籍中年人在广州海关旅检现场被怀疑体内藏毒,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此时,正赶上侦查二科缉私警丁锐值班。“我把医院正趴在桌上打盹的值班护士叫醒,经过检查,确认此人体内藏毒无疑”丁锐说。

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口供,以免“夜长梦多”,丁锐连夜对嫌疑人进行了讯问。面对缉私警的提问,嫌疑人似乎不相信吞进身体里的东西会被发现,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和丁锐绕圈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被人用药迷晕之后吞了‘东西’进去,不知道吞的是什么。”嫌疑人低着头小声嘟哝着。为了听清嫌疑人的口供,丁锐拉了拉凳子,凑近了与他交流。而嫌疑人蚊子般的声音,让丁锐不得不探过身,几乎脸对脸地听嫌犯讲话。第一次讯问结束后,嫌犯并不承认自己吞了毒品。

丁锐心想,“等‘东西’出来看你还怎么狡辩”。

果然,在几天之后,嫌犯排出体内毒品,面对缉私警的再次讯问,他已无力辩驳,承认了自己吞入毒品并走私入境行为。

然而,此时医生告诉丁锐一个消息,这个毒贩患有严重的浸润性肺结核,正处于发病期,而且传染性极强。想起这两天与嫌犯如此“亲密”的接触,丁锐顿时冒出一身冷汗。与丁锐一同办案的年轻女同事一听这个消息,顺手抓起一个口罩戴上。“现在戴口罩也没用了,看看过几天会不会咳嗽吧。”丁锐安慰且自嘲地说。好在没被传染,只是一场虚惊。

“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问丁锐,“不是不怕,而是只能选择勇敢面对。”

“你们肯定搞错了,我没有体内藏毒,让我走!”尖锐的女声一直在审讯室内歇斯底里地乱叫,房间里弥漫着廉价刺鼻的古龙香水味和浓郁的体味。这些都是南非籍女嫌疑人华沙“制造”出来的。

坐在华沙对面的是女缉私警——何蕾。何蕾很快就让嫌疑人平复了情绪,并运用娴熟的审讯技巧令其承认了体内藏毒的事实。通过嫌疑人异常的举止,何蕾还察觉到嫌疑人利用了下体藏毒,随即将嫌疑人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确认并取出了藏在嫌疑人下体的多粒毒品。

“没想到后来医院检查出华沙患有艾滋病。”充满阳光、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何蕾此时淡淡地告诉。何蕾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走私毒品嫌疑人,不是审讯,就是控制下交付,或者是监护排毒。她接触的走私毒品嫌疑人中有艾滋病、肺结核、淋病、梅毒等高危传染病患者。有的时候还要照顾一些特殊人的起居。有一次一名人体藏毒孕妇情绪极不稳定,何蕾一遍遍用英语耐心细致地做好说服解释工作,并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尽量满足她调换病房、喝牛奶、吃水果的特殊要求。

“夏天的时候特别恶心,味道极其难闻,还要看着别人在你面前排便;冬天就更磨人了,嫌疑人往往一个晚上排毒5、6次,刚躺下把脚捂暖,那边排便的铃声又响了,又冷又困,根本无法睡觉。”说起监控人体工作,何蕾直言不讳。

何蕾是家中的独生女,大学是英语和经济贸易专业,兼具南方女孩的贤惠和北方女孩的爽直性格,一直是科内的“开心果”。“记得刚开始办案的时候,我对于侦查、审讯、监护排毒简直是一头雾水。”如今何蕾已成长为缉毒战线的一名优秀侦查员。2009年-2012年间,何蕾三次获得广州海关三等功奖励。

可这么好的姑娘至今还一直单身。“其实我身边也有过追我的挺不错的男生,”何蕾笑着说,“可是当约会的时候经常接到加班,让男生独守空桌,不久人家就吃不消了......”,“或许整天跟罪犯打交道,自己有时也会表现出有点强势

。”何蕾似乎在检讨着自己。不过,了解到,何蕾现有身边已有了白马王子。“他很善解人意”何蕾甜蜜地笑着说。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广州海关“猎鹰”缉毒行动背后的故事

除了休息时间没有保障,监护排毒工作还要面临很多潜在风险。在监护排毒的嫌疑人里面,常有患艾滋病、肺结核等恶性传染病者,而在执行监护任务过程中,接触他们体液的几率非常高,潜在的危险时时存在。

2012年12月1日深夜,一名乌干达籍中年人在广州海关旅检现场被怀疑体内藏毒,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此时,正赶上侦查二科缉私警丁锐值班。“我把医院正趴在桌上打盹的值班护士叫醒,经过检查,确认此人体内藏毒无疑”丁锐说。

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口供,以免“夜长梦多”,丁锐连夜对嫌疑人进行了讯问。面对缉私警的提问,嫌疑人似乎不相信吞进身体里的东西会被发现,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和丁锐绕圈子。“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被人用药迷晕之后吞了‘东西’进去,不知道吞的是什么。”嫌疑人低着头小声嘟哝着。为了听清嫌疑人的口供,丁锐拉了拉凳子,凑近了与他交流。而嫌疑人蚊子般的声音,让丁锐不得不探过身,几乎脸对脸地听嫌犯讲话。第一次讯问结束后,嫌犯并不承认自己吞了毒品。

丁锐心想,“等‘东西’出来看你还怎么狡辩”。

果然,在几天之后,嫌犯排出体内毒品,面对缉私警的再次讯问,他已无力辩驳,承认了自己吞入毒品并走私入境行为。

然而,此时医生告诉丁锐一个消息

,这个毒贩患有严重的浸润性肺结核,正处于发病期,而且传染性极强。想起这两天与嫌犯如此“亲密”的接触,丁锐顿时冒出一身冷汗。与丁锐一同办案的年轻女同事一听这个消息,顺手抓起一个口罩戴上。“现在戴口罩也没用了,看看过几天会不会咳嗽吧。”丁锐安慰且自嘲地说。好在没被传染,只是一场虚惊。

“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问丁锐,“不是不怕,而是只能选择勇敢面对。”

“你们肯定搞错了,我没有体内藏毒,让我走!”尖锐的女声一直在审讯室内歇斯底里地乱叫,房间里弥漫着廉价刺鼻的古龙香水味和浓郁的体味。这些都是南非籍女嫌疑人华沙“制造”出来的。

坐在华沙对面的是女缉私警——何蕾。何蕾很快就让嫌疑人平复了情绪,并运用娴熟的审讯技巧令其承认了体内藏毒的事实。通过嫌疑人异常的举止,何蕾还察觉到嫌疑人利用了下体藏毒,随即将嫌疑人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确认并取出了藏在嫌疑人下体的多粒毒品。

“没想到后来医院检查出华沙患有艾滋病。”充满阳光、有着一张娃娃脸的何蕾此时淡淡地告诉。何蕾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走私毒品嫌疑人,不是审讯,就是控制下交付,或者是监护排毒。她接触的走私毒品嫌疑人中有艾滋病、肺结核、淋病、梅毒等高危传染病患者。有的时候还要照顾一些特殊人的起居。有一次一名人体藏毒孕妇情绪极不稳定,何蕾一遍遍用英语耐心细致地做好说服解释工作,并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尽量满足她调换病房、喝牛奶、吃水果的特殊要求。

“夏天的时候特别恶心,味道极其难闻,还要看着别人在你面前排便;冬天就更磨人了,嫌疑人往往一个晚上排毒5、6次,刚躺下把脚捂暖,那边排便的铃声又响了,又冷又困,根本无法睡觉。”说起监控人体工作,何蕾直言不讳。

何蕾是家中的独生女,大学是英语和经济贸易专业,兼具南方女孩的贤惠和北方女孩的爽直性格,一直是科内的“开心果”。“记得刚开始办案的时候,我对于侦查、审讯、监护排毒简直是一头雾水。”如今何蕾已成长为缉毒战线的一名优秀侦查员。2009年-2012年间,何蕾三次获得广州海关三等功奖励。

可这么好的姑娘至今还一直单身。“其实我身边也有过追我的挺不错的男生,”何蕾笑着说,“可是当约会的时候经常接到加班,让男生独守空桌,不久人家就吃不消了......”,“或许整天跟罪犯打交道,自己有时也会表现出有点强势。”何蕾似乎在检讨着自己。不过,了解到,何蕾现有身边已有了白马王子。“他很善解人意”何蕾甜蜜地笑着说。

原标题:揭秘海关监护下的人体排毒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

首页前一页[4][5][6][7][8][9]

软件开发微信小程序
微店推广平台
微商城建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